满城风絮

此人已死

夜里星子下的薄云,也似破烂的棉絮,沉沉地扯在天上。

我本桀骜少年臣

8012年了,还在为吴邪哭。

这几乎成为一种条件反射,可能是因为盗墓笔记太长了,把吴邪这个人的三分之一的人生都展现在了我的面前,而且是最重要的那三分之一,事无巨细,这个人实在是太生动,我从翻开盗墓笔记第一卷的时候开始认识他,从盗墓笔记到藏海花到沙海到十年到重启,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成长,经历那些丑恶,背叛,离别,生死,我感受着他的痛苦,迷茫到最后的,逼迫,逼迫自己,反抗命运。这一切都过于艰难,万幸他都挺过来了。我看沙海的时候,不论是原著还是剧,都比其他时候更容易感到难过,后来想了想,其实那是一种委屈,张起灵这个人已经成了神一样的存在,我从盗墓笔记第二卷就开始依赖他,和吴邪一样信任他,崇拜他,他是神,而且他也一直对吴邪很好。但是在沙海里,吴邪真的太苦了,一边是那些计划的苦,反抗天命的苦,一边是,没人在身边的苦(张起灵的意义和别人是不一样的),我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苦,于是替他委屈,替他难受。


这十年太苦了,真的。
时间和命运把少年催老,也从来都不会放过任何人。

文章整理

真心诚意推荐这位太太的所有文字,每一篇都……无话可说

水流花開:

【糧食】


BOSS(文州中心)




【黃喻】


日崩之城_Achlys  番外


無方之盡 八+九彩蛋番外


月白風清良夜何?


天將亮時


桃花期


一夜飄風驟雨的千里送(233G文)


乘風 大綱(未完)


致黃少天 


你一無所知 




【王喻王】


杳杳 三.5九+十尾聲


當歸當歸續


灰色人 (未完)


你這樣在我們G市可是要被煲成湯啊 


Clear to land   、六+七十一十二(未完)




【葉喻】


雨慢潮間 十一(未完)


邊陲世代 (未完)


The Fire of Sapphire




【魏喻】


不准笑





致少年

       删删打打删删。
 
       开个头这么难,真想就把那些在脑子里窜来窜去的句子就这么不要脸地扔出来,可是感觉这样即是对它们不负责任,也是对自己那颗躁动的心不负责任。
 
       每次看到点戳到心里的东西都要矫情那么一下子,不写出来不舒服,当然,我感谢这份矫情,没有这份矫情我会很伤心的。
 
        昨天补了2015年的《盗墓笔记》完结篇《十年》,当然结局和大纲早在两年前的时候就有人告诉过我了,但是我依旧被很多细节给惊喜,触动到。比如说小哥出来的时候居然是带着BGM的,吴邪放的(指)。那首歌是《See you again》。很经典的一首歌了,当时看到了就在网易云搜出来,然后——循环到现在了。所以非常自然地,今天在逛lofter的时候也在听这首歌,结果就是这么巧,看到一篇叶修生贺,结果就是——BOOM!和BGM绝配。里面有句话可以说是很扎心了:"男人至死都是少年。"当然我的扎心不是指伤心我是个女的,在被触动到的时候我往往不知道自己是男的还是女的。
 
      人的记忆真的就是很奇妙的东西,巧合也是很奇妙的东西,当时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想起来我高三的时候,在《作文素材》上面看到的一篇满分的高考作文,题目是《跳水》,小说。当时里面也是有一句话深深地戳到我的心,让我记到现在——"人至死都是少年"。

       什么是少年哦,当然这个答案谁都能回答出来,并且还是比较深层意义上的回答。毕竟大家都是审过那么多年作文题的人(笑)。对于我来说,我只要还能克服我的懒癌,动手打这么一篇狗屁不懂的随笔,只要我还能矫情,我的少年之心,就算是还没有死。

       我觉得如果问古人什么叫少年感,他们给你的回答会是赤子之心。我的感情还会去沸腾,我的心还能跳出不一样的节奏,管他是巴赫还是乡村爱情故事,我还能会被文字打动,会为旋律而或微笑或哭泣,我还会希望故事更加辉煌。

      《全职》里有个情节很经典,叶修对喻文州说你这场比赛打得很好了,以后老了可以跟孩子们讲,喻文州笑笑说我还是希望故事更辉煌一些。就很圈粉。其实这个情节我是最近才觉得它圈粉,因为以前只觉得是喻文州回怼了叶修一句垃圾话。后来才觉得,对啊,就是希望故事可以再辉煌些啊,讲起来更热血些。谁会嫌弃自己的人生太过辉煌,谁会嫌弃自己的故事被广为传唱。《see you again》是《速度与激情》的插曲,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喜欢的是平定安宁的生活,但是却揣着一颗太过容易躁动不安的心,很容易热血上头。不过又因为我热血上头的表现就是写写写从而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我终归还是个安静的人,你别笑,你别笑,我真的是个安静的人。我的热情都表现在文字上,表现在书里,这么多年了,我会为之疯狂的从来都是文字。这没什么不好,至少我很乐在其中,每个"少年"都有自己为之疯狂的东西,我跑个500米就开始大喘气不代表我不疯狂,我不会自己创业开公司不代表我不疯狂,我不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代表我不疯狂,相反的我在我愿意为之疯狂的事物面前手舞足蹈,嬉笑怒骂。

       吴邪在《钓王》里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我也被点醒了,某些以前的自己不愿意去处理的迷雾被拨开,我不再提醒自己是个非常理智的人,不再告诉自己我真正在意的生活是平静的,因为我没那么理智,我要的生活也没那么古井无波,要是没点热血我的心可不答应。这点热血这点疯狂在我的生命在哪里?我的速度与激情,我的辉煌?在文字里,在文字里啊,在我读的文字里也在我写的文字里,它们安静又躁动,平和而热烈。

        如果我一直写下去,把我的日记和随笔还有给老友的情书都整理到一起,把我那些日日夜夜的成长和感触都保留,直到我年华老去,我会觉得这——太辉煌了。想想都觉得感动,要大笑起来。因为谁的人生没点辉煌?而我将记录它,谱写它,而这种冲动将在我老了的时候依旧在我心里闪闪发光,让我依旧是个少年。

        谁不希望在和老朋友出门撸串喝啤酒的时候可以吹吹牛逼呢?我要在我老了的时候依旧把我的老友约出来,在山水间大声谈笑,在人群里勾肩搭背,握住啤酒碰杯,泡杯茶还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聊到柴米油盐聊到你我的黑历史,然后就打起来。没毛病,就要打起来。

       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无关爱恨,我的精神世界已经这么丰饶,而它在我以后的人生里将越发茂盛,并且我还有可以将这份丰饶与之分享的老友。

       值了。

       我将热烈而平和地对待我的生活,
       我将态度一如此,
       我将疯狂,
       我将让我的灵魂欢呼雀跃,
       我将低眉也将放肆地大笑,
       我将给我的生活一个吻。

老师,我选择物化(④)

林秦AU
秦明高中化学老师设定
林涛高中物理老师设定
专注小甜饼一百年(๑•ั็ω•็ั๑)
如有雷同,我的锅(ง •̀_•́)ง


       

        沃兹基曾经说过,安静,就是用来被打破的。

      
       
              同样的,安静的化学小测验的课堂也不能幸免。

       

              只不过今天破坏课堂安静的不是飞偏了砸在讲台上的小纸球,不是某个可爱的学生睡着了下巴磕在桌子上的闷响,而是——秦老师的手机。

       

             提示音一响,站在讲台前的秦明先是一愣,然后微微不自在地眨了眨眼睛,飞快地从讲台上拿起手机死死按住开机键,关机——

       

             众人内心os:“…………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秦萌萌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像您这种偶像级别的大神也会有今天啊哈哈哈哈————

       

             等等,刚才那个提示音……wocao特别关心!!!”

       

             瞬间几十道目光灼灼地盯住讲台上的秦明。

       

             秦老师觉得,这件事情,的确是自己不好,打扰到学生们的考试,于是他不自觉地咬了下下唇,有些艰难地扯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对不起,上课之前忘记关机了,你们继续考试。”

      

             “……”

       

              秦老师看见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一种名为“天啦噜秦萌萌笑了怎么这么可爱”(雾)的表情,他不是很懂他们这一脸迷醉是什么情况,不过——他友好地提醒他们:“十五分钟后收卷。”瞬间所有的头又矮下去,扯胶带翻试卷的声音重新响起来——“(ಥ_ಥ)秦萌萌根本一点都不萌。”

      

             秦老师不知道自己因为这一个僵硬的笑容逃过了下课被各种旁敲侧击挖八卦的一个大劫,此刻他只是对那声QQ特关的提示音感到头疼。那个提示音是林涛的,当初林涛死皮赖脸地让秦明把他设成特关,考虑到两个人都是教学组的组长,自己也正好教林涛他们班化学,秦明就把手机扔给林涛让他弄去了,但是秦老师下意识地遗忘了自己本就不怎么用QQ,列表里根本就没几个人,平时也没什么人来找他,所以后来几乎每次他的提示音响起,都是特关。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当这个的特关声在他每天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洗澡的时候。半夜十二点半梦半醒的时候。缩手缩脚地走在冬天的冷风里完!全!不!想!拿手机的时候,哦,吃饭的时候没有,吃饭的时候林涛就在坐在他对面(秦式手动微笑.jpg),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响起时,就很有问题了。烦。

       

              林涛真的是个话唠和网瘾少年的结合体。想着不知道这次又是有什么无聊的事搞得自己这么尴尬,秦老师有些无奈地按了按太阳穴。要不拉黑算了。
    

      

              很快十五分钟就过去了,整理好收上来的试卷,秦明淡淡地宣布下课,准备回办公室。走出教室后,秦明就把手机重新开了机,刚刚开机就有好几条消息跳了出来,有QQ有微信,一看,都是林涛发来的。

      

              点开QQ,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林涛发的是什么,突然有几个小黄豆从屏幕上方掉了下来,嘟着嘴做出亲吻的样子,还在两个紧紧临着的对话框上弹了两下,又掉了下去。秦明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睛,目光转到那几个对话框上

     

          “老秦啊,最近QQ推出了一个表情掉落的功能你知道不?”

    

         “还挺有意思的😂😂,你看我给你发一个啊”

    

        “么么哒”

    

        “掉了没掉了没!哎呦卧槽怎么就这么两个?!一点不大气,要多一点才有感觉嘛!老秦你说是吧”

    

        “超大的么么哒,更多的么么哒”

   

        “啧,不管用啊,还是这么几个😥😪😔”

     

           秦明看着这几条消息,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来。继续往下拉,界面上显示距离上一条消息几分钟后,又有了四条对话框。他抿了抿嘴,继续往下看。

   

         “老秦老秦老秦!!!快去微信!!”

   

         “微信上也会掉表情!!!”

   

         “而且掉的超多!”

   

         “快去快去!”

    

            秦明看着这几个蓝色的河马对话框,嘴角微微向上勾了一下,退出QQ,点开了微信。可能是怕像点开QQ时被囧囧地吓到一样,秦明修长好看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了一下,才点开了那个在右上角标着一个小小的红色的①的头像。

   

            点进去的那一瞬间,与其说是被吓到还不所说是被……萌到?掉了满屏幕的小黄豆,下雨一样地落下来,秦老师的的嘴角又不受控制地上扬了一些,他感觉到自己面部表情的变化之后,努力地往下抿了抿嘴,想恢复平时的面无表情,但是……“咳咳,……”化学组组长的办公室好像传来了压抑的闷笑声?路人表示怎么可能,那可是秦老师的办公室,像他这样偶像级别的大神怎么可能会憋不住笑喷呢?(微笑.jpg)

   

             物理组组长的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了一声特别关心的提示音。清脆的水滴声把正在批作业的林涛吓得一个激灵,他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卧槽老秦?!”还没等他惊讶玩,微信的提示音又响了起来,他有些手忙脚乱地抓起手机,解锁,点开。

   

             QQ上:“看微信”

   

             他看了好几眼确定这头像是秦明的,有些傻傻地点开了微信。

    

             一点开,瞬间,一大堆小黄豆掉下来弄花了他的眼,再定睛一看,一个短短的对话框无辜又一本正紧地挂在那里——

  


          “么么哒”




———————————TBC————————

写完这个小甜饼,我的内心一直在狂吼“——卧槽你们怎么还不去结婚!!!”

感觉自己喂了自己狗粮怎么办?在线等,急。

喜欢的话希望可以点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哦(ฅ>ω<*ฅ)
如果给一点评论的话就更好啦,么么哒(๑•ั็ω•็ั๑)

    

林秦 50fo点梗(火车)

不开无剧情的车(๑•ั็ω•็ั๑)
关键词:
①强制(并不算太强制吧,太强制了总感觉会ooc)
②手铐(勉强算道具?)
③领带(勉强算道具?)
④电车痴汉
⑤告白

还有……这绝对是一辆火车啊!四千多个字,写到我肾亏=_=

@不和智障说话  @卖茶卖到小村外  @大太监
小天使们点的梗勉强算是完成任务了吧(ಥ_ಥ)你们都太坏了不忍心折腾秦明啊

上车请走评论区链接(ฅ>ω<*ฅ)

咳咳,这是我这个新司机的第一辆车,没想到就给我开出了火车(葛大爷瘫),希望各位可以打赏点评论,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

老师,我选择物化(③)

林秦AU
秦明高中化学老师设定
林涛高中物理老师设定
文笔渣,不好吃是我的锅(๑•ั็ω•็ั๑)
如有雷同,也是我的锅(ง •̀_•́)ง

   

     “课代表?我们班上化学课代表呢?上次老秦在我们班小测验了是吧?来,改好了,上课之前把它发下去啊!”

    
    五班,化学课上课前两分钟。

   
    五班化学课代表(一脸蒙逼):“林老师,你不要告诉我这些卷子是你改的?”你和二班的秦萌萌好到穿一条裤子就算了能不能稍微照顾一点我们学生的感受啊???替他批卷子?我靠你怎么不为他写诗呢?!(摔!)

    
    林老师阳光一笑:“是啊,放心,我化学很好的。”说完还在全班蒙逼的眼神下比了一个OK的手势~Yeah。

   
   五班全体:GNN。(手动微笑+手动再见)

   
   当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五班最不愿意看见的情况还是发生了。这个一脸阳光地跳进来的大傻子是谁,我的秦萌萌呢???

   
    “咳咳,今天你们的化学老师秦老师病了,我来给他代一节课,把刚才下课发下去的卷子拿出来~”林涛笑眯眯地挥了挥手上的一张样卷。

     
      ……我的化学是物理老师教的,怎么办,我的化学还有救吗?在线等,挺急的。

   
   “都拿出来了吧,好,我们下面开始讲题目啊,第一题,下面哪个物质是氧化物……”

     
     ……我居然觉得我的物理老师化学讲得挺不错的,我还有救吗?在线等,挺急的。

    
     下课铃声响起。

   
    “哎西,下课了,把卷子都收上来吧,我讲得还可以吧哈哈哈哈哈哈,算了,不抢老秦的饭碗了~”得意忘形地笑。

     
     五班全体:(微笑),我的智障班主任啊,您能不能先把你手上那张样卷上秦老师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遮一遮再吹牛逼?谢谢。

    
     化学课代表:我一点也不想说在发试卷的时候看到那张样卷上粘着一张便利贴:“笔记都写在样卷上了,你化学也不差,好好教”时,自己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了。其实挺普通的一张便利贴是吧,不就是有一些狗粮的味道吗?这也掩饰不了秦老师对我们的爱,嗯,就是这样,不接受反对意见,谢谢。

     
     第二天。五班化学课。

  
   “秦老师,你身体好一点没有啊?”某热心同学。

   
   “……没事了。”秦老师面无表情地解释,耳朵红红的。

     
    下课,五班化学课代表送作业去化学办公室。秦老师不在。化课代不小心看见了秦老师的笔筒上粘着一张便利贴:“老秦啊,药放在抽屉第二层啊,要按时吃哈~”

     
    化学课代表:我的化学老师和物理老师天天虐待我们这群单身狗,我的物化是不是吃枣药丸?在线等,挺急的。





——————————TBC——————————
喜欢的话请点个小红心和小蓝手(ฅ>ω<*ฅ)
欢迎评论,还有戳我头像看前文——还有点梗
因为小透明我刚满50粉,欢迎点梗(๑•ั็ω•็ั๑)

50已到

终于还是来了,好吧,我个小透明也满五十粉了,各位大佬点梗吧,介于当初我放过话,满50粉可以飙车,所以,…………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吧=_=


…………………………(ฅ>ω<*ฅ)

评论区点梗,请(ง •̀_•́)ง

老师,我选择物化(②)

林秦AU

秦明高中化学老师设定
林涛高中物理老师设定
文笔渣,不好吃是我的锅(ฅ>ω<*ฅ)
如有雷同,也是我的锅(๑• . •๑)

   

       “阿嚏——”

   
    “秦老师,你是不是冷啊,要不我们把空调关了?”正把化学作业抱给秦明的化学课代表问了一句。

   
   “谢谢,不用了,我没事。把这些卷子发下去。”秦明接过作业,把卷子递给课代表。今天晚上是他值班晚自习,正值夏季,班里的学生耐不住热,开了空调,那台空调就在值班老师办公桌前,风就对着秦明吹,说不冷是假的,事实证明,西装三件套也抵不住这开到16℃的冷风。

   
     秦明默默地把椅子往旁边挪了挪,打算去办公室倒杯热水。

   
     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把椅子捂热,去倒了水回来,……肯定又被吹成16℃了……,……………………低头,批作业,愤愤地打上一个❌。

   
   “老秦?”

   
     在无比安静的教室里突然响起一声呼唤会有什么样的效果?本来安静的氛围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许多女生的脸上浮现了善意的的微笑,她们彼此对视了几眼,然后一同看向后门口——

   
   “安静,继续写作业。”

   
     学生表示冤枉,他们又没有说话。@( ̄- ̄)@

   
    后门口的林老师主动做了一个把嘴巴拉上的动作。为什么林涛在几个女生的眼中分明看见了“小伙子你悟性不错”的欣慰眼光???林老师表示他也不知道:)。

   
    秦明放下手中的笔,走向林涛,出去后顺便轻轻地带上了门。

    “………………”
   
  
   “炸!王炸!来来来,一包辣条拿来!我说什么,涛涛不来找秦萌萌才有鬼!”

    
   “妈的,把朕的黄金狗粮端上来,我服了这对GNN。”

     
   “呵,满教室都是恋爱的酸臭味,唯独我一人散发出单身狗的清香。”

     
     “快快快,通知宝哥,阿西吧没带手机……”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楼下五班值班吗,现在还没下课呢,你们班学生已经自觉到不需要管的地步了吗?”秦明走出教室的那一瞬间,只有一种感觉——好暖和。他看了看林涛,对方笑嘻嘻地冲他咧了一口白牙。

         
       “哎西,我在楼下看到窗边看到你们班空调外机在滴水,就知道你们班学生肯定开空调了吧,你那位子就在空调下边,又穿得这么少,是不是很冷啊?”林涛贱嘻嘻地笑了笑,把搭在手臂上的一件外套扔给秦明。

   
        秦明有些蒙地接住,本来还想道个谢,低头一看,挑眉,气到微笑:“林涛,你能告诉我这个熊是什么情况吗?”“我说你这人,刚才是谁冻到缩在桌角啊,熊就熊呗,穿上,保证就不冷了。”说着林老师抢过秦老师手里的外套,抖了抖,给秦老师亲手披上了。

    
        偷偷围观的群众:……汪?

   
        趁着秦明还在蒙逼中,林涛飞快地说了一声:“行了,我先下去了啊,班里那群小兔崽子不能不管,老秦你把衣服穿好!”

    
         …………

   
      “吱呀——”后门传来开门的声音。二班全体心虚地把头埋得更低。

    
        化学课代表同桌:(戳戳)“哎,刚才发的那试卷,可以收回去给秦萌——老师了。”挤眼睛。

     
         化学课代表:(推了推眼镜)“收一下刚才发的试卷。”

    
         几分钟后,化学课代表收好卷子,走到秦老师身边。他觉得有点绷不住。

     
         秦老师穿了一件外套。嗯,背画着上有一只可爱的,轻松熊的外套。埋在自己的手臂里,睡着了。

     
         化学课代表:突然觉得饱了什么情况???汪汪汪?

————————TBC————————————

窝又来了,喜欢的话还请点个小红心❤和小蓝手
非常非常希望能有评论哦(ฅ>ω<*ฅ)

哎~,要是我有这样的两个老师我每天能吃三碗饭(好像哪里不对)